华彩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华彩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4 05:43:3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儿患上“EB病毒相关淋巴组织增殖性肿瘤”后,张美菊没有想不开, “谁家出了这个事,都没办法,只有承担。” 她每天从医院附近买好菜,再拿到“抗癌厨房”加工。 母女俩中午炒两个菜,吃不完,晚上热热继续吃,“为了小孩,能节省就节省一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刚开始,炒菜是免费的,后来,常去做饭的病人家属过意不去,提出要付钱。 夫妇俩为了让他们安心,同时也为了维持基本的水煤开支,炒一个菜收5角钱。这个价格维持了很多年,直到2016年因为物价上涨,他们才把价格调整为1元钱。 而每年过年期间,厨房是免费供大家使用的。没错,这个厨房连除夕都在开火。去年过年,万佐成和熊庚香去儿子家吃年夜饭,半个小时就吃完赶了回来 ,“医院不休息,我们就不休息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对患者家属来说, 来“抗癌厨房”做菜,也许并不全是为了节省开支,让自己所爱的人能吃到一口家的熟悉味道,让正承受痛苦的亲人能感受到自己的用心,也许是这件事更重要的意义。 万佐成的“抗癌厨房”里,有不会做饭的丈夫为了患病的妻子一点点开始学炒菜,有饭来张口的子女为患病父母学煲汤…… 在生死面前,曾经不成熟的慢慢成长,曾经依赖惯的开始独立,曾经被照顾的开始照顾他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个价格,自然是不可能赚钱的,甚至要贴钱,除此以外,三百六十五天的无休状态也是考验,但夫妇俩都没有怨言, “到我们这里的,都好可怜。我们再苦再累,都没他们难。” 这方小小的厨房里, 有最难熬的病,也有最硬的菜,最暖的爱。 人生之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央视纪录片《人生第一次》第九集《相守》的开头, 有这样一个问题:一个人上午被确诊为癌症,那他中午会干啥? 答案是:吃饭。 多少人面对生死的态度,都在一碗饭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6岁的邵慧慧在厨房附近租了一间房子,每天早早来到厨房。 “医院里面有食堂,但比自己做饭更贵,爸爸也不喜欢吃。” 为了让患肺癌的父亲吃好饭,慧慧和妈妈每天变着花样做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3月11日,中国大部分地区疫情的影响尚未消散,但湖南省七八位戈谢病家庭的群里,突然爆发出欢呼。“那天下了文件,从4月1号开始,戈谢病的药在湖南进入了医保体系,政府进行70%的报销,封顶47万元,虽然不像上海浙江那样,90%以上报销,但总算也让我们看到一丝希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唯一幸运的是,桂芳的病情发展缓慢,留给了周早英更多的时间。而与此同时,湖南省其他戈谢病患者家庭也在寻找周早英,他们唯一的出路只有一条:让戈谢病用药纳入医保。否则其余所有的努力,终将化为泡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抗癌厨房”最早要追溯到2003年,那时候,万佐成和熊庚香在江西省肿瘤医院附近开了一个早点摊,卖油条、麻团等食物, 顾客里有不少人都是附近医院的患者家属。 有一天,一对中年夫妻找到万佐成,询问是否可以借用他的炉子炒个菜,他没有多想就同意了。“他们的儿子才十几岁,患了骨癌,一条腿截肢了,两夫妻都在这边照顾孩子。 小孩一直闹脾气,吵着要回家。外面买的饭菜他都不吃,就想吃妈妈做的菜,这个妈妈找了很多地方都被拒绝了,最后找到我这里。 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夏是“抗癌厨房”的常客。2015年,老夏的妻子被查出宫颈癌,第二年癌细胞转移到脑部,2018年脑部水肿压迫神经,此后瘫痪在床。失去了行动能力、曾经开过饭馆的妻子,现在需要老夏给她张罗一日三餐。妻子生病之后,老夏说自己没想别的, 就是“一心把她伺候好”。 送医喂药,做饭擦身,事无巨细,都被老夏承包了。鲈鱼豆腐汤是老夏为数不多的拿手菜。 锅里不停翻滚的乳白色鱼汤,如同老夏对于妻子的希冀,上下沉浮,却从未停歇。 对抗癌症,就像一场耗时耗力的长跑,需要的不仅仅是体力,更是坚固的心理防线。“我一天到晚除了炒菜宽心一点,在医院里面就像坐牢一样。”对于老夏来说,做菜就是他每天放松自己的方式。 日复一日,光阴在三餐中溜走,日头在翻飞的锅铲上东升西降。病房里的病友来来去去,而对于老夏和妻子来说,一起吃饭的地方,就是家。